和另一半出國就是要大聲溝通呀,你跟阿那達出遊也會暴走嗎?

by 米莉

“A journey is like marriage. The certain way to be wrong is to think you control it.” – John Steinbeck

旅程就像是婚姻。如果你認為你能掌控它,那可就大錯特錯了。 – ​ 約翰·斯坦貝克

Blyde River Canyon是南非的大峽谷,大自然讓人深深的敬畏與震撼。

停擺了兩個多月的部落格,中間經歷了出差跟度假,今天終於有空跟大家分享南非之旅的大小鬧劇。

南非旅行是我們第一次一起「出遠門」。雖然回台灣的路程還更遙遠一些,但回台灣就是回家,Mark對台灣已經熟悉到可以起床穿個夾腳拖到巷口買早餐了。德國往南非的飛機上我打趣跟Mark說,我聽人家說:「結婚前跟另一半出去旅行,回來後還能結婚的,能幸福一輩子」,希望我們可不要吵架喔。飛機落地之後還是清晨,我們就從這一天開始鬧。

最震撼的事情就發生在第一天,租來的車被我刮了細細一條線。車雖然是我刮的,但這個罪真的不應該怪在我頭上。從約翰尼斯堡到我們住宿的地點經歷了五個小時的車程,剛剛抵達飯店,我們想要趁著夕陽的光景到至高點觀賞峽谷。我想Mark開了那麼久的車也累了,到觀景台的路就在我們住宿的園區內,開起來很安全,我就自告奮勇地開了。

Blyde River Canyon的美真的讓人讚嘆大自然的神奇,心滿意足的按下好幾個快門後打道回府,就在停車的時候我覺得前方太窄,請他下車指揮。他要我往右,我稍稍往右,要我往左,我也聽他的往左,到底為什麼我還是輕輕的碰觸了左前方的車庫門呢!?當下我腦中一片空白在駕駛座上,然後聽到Mark一陣炮轟。

「妳怎麼都不聽我的指示,刮到了啦!@#$@(!$&@%!#」接著我醒了,氣得大聲說:「你到底會不會開車呀,往左邊打我就覺得不對勁,你看果然不對呀,早知道就不要聽你的。」「那你就不要聽我的,自己停呀!」

兩個人吵歸吵,但是肚子真的很餓,我們居然很有默契地關上車門,一起前往餐廳。在路上我臭臉不說話,Mark也不高興,最絕的是這位老兄不知道少了哪根筋,自以為非常理性地嘆了一口氣說:「好了,我認為我們都有錯。」不講還好,講了好像引信觸發地雷一樣,我大翻白眼說:「我才沒有錯!」接著甩門進餐廳。

在門口看完Menu還等了半晌,我想,他難道氣到不吃飯了嗎,我走回停車場,看到他蹲在車頭旁努力塗塗抹抹,然後站起來很有成就感的說他用泥土成功掩蓋擦傷,笑嬉嬉的問我能不能找出破綻。結果當天晚上為了感謝他辛苦的拉車,我請他吃了我們在南非的第一頓晚餐。

南非的第一餐。南非餐點跟在歐洲的餐點類似,多半以肉類搭配馬鈴薯為主食。

接下來的幾天我們都穿梭在克魯格國家公園,因為正值南半球的春天,剛出生的小斑馬跟小象格外的療癒人心,我們一整天七八個小時開著車尋找動物,回到飯店九點不到就躺平。

來到第四個晚上。接下來兩天住宿的地方是一個大農場,每間客房都是獨棟且附廚房,一進門我們就非常的興奮,平常我們頂多週末找一天外食,其他時間我們都喜歡自己下廚,旅遊在外不得已,然而連續幾天外食讓我們真的不太習慣。

放下行李後我們開心準備出門採買,碰巧農場管家開著牽引機經過,臉蛋甜美,穿著吊帶褲配雨靴的女管家 Natasha說他們有新鮮的雞蛋,如果我們想要她會幫忙準備,這天我們就煮了義大利麵配荷包蛋吃。農場直送的放牧雞蛋我還是頭一次品嚐,蛋黃非常大顆,味道特別的香,我們馬上寫訊息跟 Natasha道謝,並且詢問她,該怎麼把雞蛋的錢付給她,沒想到她不收錢,甚至回覆我們還需要盡管開口。

隔天我們出遊前就盤算著,回來後晚餐再煎蛋來吃,因為我們本來就都喜歡吃蛋料理,農場的蛋又是格外的美味,想著想著,傍晚回家後車子開進住宿門口, Natasha又剛好經過。她熱情的問我們今天玩得是否愉快,我們分享了今天在國家公園看到的動物,一陣寒暄後她準備離去,就在此時我跟Mark相看一眼,快速的交換了眼神。

結果你們可能猜到發生了什麼事,我們兩個居然都沒有說出口:能不能再跟妳多拿兩顆雞蛋?轉身一關上房門我們開始指責對方,「你幹麻不跟 Natasha說我們要雞蛋?」「奇怪了,妳自己不會講嗎,為什麼一定是我要講。」我們心中都明白,因為昨天女主人沒有跟我們收雞蛋的錢,今天我們問她要雞蛋,她若收錢倒好,如果不收錢,是否好像我們故意佔人便宜,因此我們都覺得難以啟齒。

Bergdale Cottages是農場Villa,農場主人還很歡迎遊客幫忙撿雞蛋呢。

兩個呆子持續互嗆,仍然沒有雞蛋可以吃。就在邊煎牛排邊吵架的同時,我們沒有留意因為鍋子材質不佳,爐上的牛排冒出大量白煙,瞬間就引發偵煙警報器大響!我們兩個嚇了一大跳,開始在屋子裡面亂竄,Mark爬上沙發先把緊報器關掉,我跑去把爐火給滅了,他關掉緊報器後快點去把房門關上,免得臥室整晚飄香,我忙著把門窗全部打開通風…就這樣慌張一陣後,我們有點緊張猛往門外瞧,警報器這一響該不會驚動消防隊吧!?

還好,在這寧靜又空曠的農場,誰也沒被這場鬧劇給打擾,我們吃著有點半生熟的牛排,也沒辦法再繼續吵架了。晚上睡覺時Mark再次默默少根筋來一句:「好可惜沒有再次吃到雞蛋」…老兄呀,德國也有很多小農牧場可以購買新鮮雞蛋,回家再買就好啦,快睡吧明天還要早起。

這趟旅行才進行到第五天,我心中已經盤問自己一千次,這個臭男人我以後真的要跟他結婚嗎?接下來的花園大道自駕我們能夠和平共處嗎?待我下篇繼續說故事吧。

米莉

Natasha的農莊座落在克魯格國家公園周邊,想體驗在雞鳴中起床、品嘗超濃郁的產地直送牛奶與雞蛋(好吃到會吵架喔)?點這裡

0 留言

留下你的感想給我

你可能有興趣閱讀的文章

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to improve your experience. We'll assume you're ok with this, but you can opt-out if you wish. Accept Read More